About

A designer. Design like a farmer.

Like photograph. Food. Travel. Life. Color. Sea. Apple. Steve Jobs.

Wants to go Denmark in 2014 : )

http://instagram.com/ichthu15

Search for content

它們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在地球消失。
美麗的白色動物就這樣倒在冰雪融化的硬石海灘上,
永久閉上了雙眼不會醒來。

如果是真正的訂制,

其實 Louis Vuitton 可以做的很文藝。

穿越大吉嶺的行李箱32個贊。

richtong:

clever symbol.

richtong:

clever symbol.


(via richtong)
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陣雨,
早上起來卻看見紅彤彤的太阳掛在天上,
周圍所有的建築都明晃晃閃著光,
照例穿上布鞋就出了門。
下午去小毛家的路上,原本還是晚霞滿天,
突然間豆大的雨水噼哩啪啦打在地上,
暴雨傾盆,
因為鞋子底是草編的,遇水揉緊的線會鬆掉,
只得脫下它赤腳在大馬路上小跑。
好在小毛和小毛媽帶我找到了一家賣鞋的商店,
花了10圓買了雙騷紅到爆的拖鞋。
.
.
从小毛家出来暴雨已結束多時,
褪過了燥熱的空氣裡濕潤涼爽,
走過回家的天橋,
習慣的看了下橋欄杆拐角處的那窩蜜蜂,
它們緊緊的團在一起淹死在積水裡,
沒有一只幸免。 

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陣雨,

早上起來卻看見紅彤彤的太阳掛在天上,

周圍所有的建築都明晃晃閃著光,

照例穿上布鞋就出了門。

下午去小毛家的路上,原本還是晚霞滿天,

突然間豆大的雨水噼哩啪啦打在地上,

暴雨傾盆,

因為鞋子底是草編的,遇水揉緊的線會鬆掉,

只得脫下它赤腳在大馬路上小跑。

好在小毛和小毛媽帶我找到了一家賣鞋的商店,

花了10圓買了雙騷紅到爆的拖鞋。

.

.

从小毛家出来暴雨已結束多時,

褪過了燥熱的空氣裡濕潤涼爽,

走過回家的天橋,

習慣的看了下橋欄杆拐角處的那窩蜜蜂,

它們緊緊的團在一起淹死在積水裡,

沒有一只幸免。 

馮曉波自殺了。

據說留下了封遺書,離家數天未歸。

天眼最後一次拍到他是在距都江堰不遠的鎮子,

今天就聽到了把他從水庫打撈上來的消息。

貼吧,微博,朋友圈,

大家自發前去悼念。

.

.

馮曉波是我高中文理科分班後的文科班主任,

教語文。

在11班這個奇葩,叛逆學生不良少年扎堆的地方,

他以自己獨特的方式,一種激情態度,頑強的生存了下來。

記憶中,他很矮小,頭髮濃密還有點自然卷,

總是會被大家私底下嘲笑是繼高明tree的花菜頭之後的另一窩菜頭。

儘管個子很小,但並不阻礙上課時講到激情處,

雙手交叉相抱,噌噌的從教室最後面瞬移到最前面的講臺上;

他聲音高亢,

無論上課或是下課,絕不說四川話,

永遠都是那口略帶鼻音有川味的普通話,聽不出他究竟是四川哪裡人。

馮曉波還有一項特殊技能,

並樂此不疲的使用。

就是每天隨機抽選幾節其他的課,

不聲不響的從辦公室走到我們教室最後那扇窗子,

偷偷看我們,抓上課做篩篇打網事情的人。

最早的那間教室,左邊一處空地,右邊是上教室的台階,

地理位置奇佳,都利於他搞突襲,

整個教室裡面看小說的,吃方便麵,發傳呼,睡覺的可以一網打盡。

劉墨春租的那本言情小說便是那時被收繳的。

後來搬了教室,

右邊窗子外有個奇高的長滿苔蘚的坎且灌木叢生,

矮小的馮曉波沒辦法爬上去,

於是我們的防線撤換來只有一邊,

有人把鏡子放在窗邊,他的頭比較大,會最先出現在鏡子裡,

守鏡子的人會壓低聲音,先傳給同桌,

馮曉波來了,馮曉波來了,

接著一傳十,

教室裡窸窣聲一片。

.

.

馮曉波有才,

但在灌中這個每個班只能用分數說話的地方,

不能善盡其用。

他的語文課除了課本上的那些,

總會給我們講些番外篇故事,

有些東西那時理解不了,總覺得乏味,

他在一旁講的興致勃勃,我們則各懷心事表面認真,

只有講番外篇故事得時候他才不會突然的點人起來回答問題,

我們都知道這是個放鬆環節。

有時扯得遠了,一堂課也過去了大半時間。

.

.

他閱讀過很多書,也愛書。

我曾陪劉墨春偷偷去教室背後的老師宿舍找到了馮曉波的住處,

想偷回那本被收繳的言情小說,

那天他沒關窗戶也沒拉窗帘,

我倆從窗外向內望去,

書架上整齊羅列的書本裡沒有她那本小說,

失望之餘卻看到一本關於性學研究標題的書,

回到教室,我把這件事情八卦給了要好的幾個人,

得到的統一結論是,原來馮曉波也不老實,也要偷偷看黃書。

其實除開那本之外,碼在架子上書我從未聽過或是見過,

都是些冷門的種類,

涉及哲學,心理,宗教,還有中國古典文學詩詞歌賦。

當時我省略了後面這部分內容,

因為不久前的一次座位調換,

我不滿被換到第二排去找他理論,

結果他二話不說把我換去了倒數第二排。

這件事一直讓我耿耿於懷。

.

.

高二結束那年,

學校還是比較重視升學率,

班裡成績好的學生們聯名上書彈劾了馮曉波,

時間太久遠,

早已不記得馮曉波離開我們班時表情,

印象裡只有最後他為大家跳的那段霹靂舞,

表情嚴肅認真,

手配合著腳,與頭部一起伸縮,不太協調卻流暢,

有些滑稽。

他也許知道我們嘲諷他給他起的“一劍裱血” “西門飆血”等等綽號,

還有qq聊天室裡專門為他所建的吐槽專區,

大家趁他寫黑板轉身的瞬間,互傳紙條損他當天的造型。

但他還是一絲不苟的上好每一堂課,

接受我們所有善意的或是年少懵懂不知的惡意玩笑,

此刻回想起來,

他是唯一一位在那個教條森嚴的重點高中,

摒弃传统,視與學生關係為平等,並帶給我們歡樂的老師。

興許種種的隱忍及現實生活的不得志,

造就了他日後的抑鬱與悲劇。

.

.

其實,他是一位好老師,

再見,馮老師。

Do some practice :D

Do some practice :D

無解

究竟要成為怎樣的人呢…

Ochoa is amazing GoalKeeper!
Superman in 2014 FIFA World Cup Brazil :D

Ochoa is amazing GoalKeeper!

Superman in 2014 FIFA World Cup Brazil :D

Postcard from Thailand, Sweet couple, Thanks :)

Postcard from Thailand, Sweet couple, Thanks :)